第五十八章:陆九渊的野心

如今玉王还是对陆九渊弹劾刑部尚书段龙很是记恨,所以对于陆九渊冷眼旁观,但是宇王不一样,刑部尚书倒台他可是高兴很久,只是后来没有什么刺激的事情,所以看到陆九渊就立马问道。

“皇兄又不是不知道外面的传闻,本王自然是来看看,反正本王也没有查案的本事。”

宇王直接就进了驿馆,他现在进去也只是看一下并不会认真查案,至于奖励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有些丰富,不过宇王知道这和他没有多大关系,他来驿馆是碰运气的。

“木姑娘走吧。”

陆九渊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木寒雪,然后对着木寒雪说道,至于玉王他倒是不管了,反正玉王也不一定会理他,还不如不和他说了算了。

似乎想起让锦衣卫做的事情,又看到旁边的玉王,他知道夏皇朝的最终目标是玉王,而且锦衣卫也调查到玉王似乎对夏皇朝使者刺杀案很是用心,玉王也应该知道夏梦之的目的,而且也需要夏梦之这个外援,否则也不会这么尽力。

只是在陆九渊说这话的时候,早就站在陆九渊旁边的木寒雪听到陆九渊这话不由吐槽,夏皇朝使者夏风以及夏梦之的消息就是陆九渊散布,到头来陆九渊还要问其他人。

“是啊,本王也是刚刚来的路上听闻的,三弟我可好告诉你要小心一些,这夏梦之不是什么好人,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些。”

使者驿馆确实气派,比很多王公大臣的府邸还要气派两三分,只是陆九渊觉得有些可惜,这样的驿馆居然只有来外朝使者的时候才会使用有些太过浪费了,但是陆九渊不是决策者根本不能让驿馆发生变化。

“木姑娘你觉得这驿馆真的有用吗?”

“那陆公子觉得呢?”

木寒雪闻言则是看着陆九渊,她不知道陆九渊在想什么,但是她肯定知道陆九渊不希望驿馆的存在,即便存在也希望驿馆有真正的用途。

“本王啊,本王认为驿馆是应该存在,但是这不是本王希望的形式存在,只是好几年或者几十年才住一次使者驿馆,其他时间全部空着没有什么价值,而且每年使者驿馆的维修又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大的开支,木姑娘觉得它存在真的有价值吗?”

陆九渊说得确实很有道理,在陆九渊前世的那些大使馆可是常年有其他国家的使者入驻的,而且每年都还有公务在身,可是九州的驿馆只有使者到来的时候才像使者驿馆,其他时候就如同一个摆设。

“陆公子,或许我与你的想法不同,但是有一点与陆公子想法相同,这样确实有些浪费,不过陆公子,这驿馆不是必要的吗?”

木寒雪与陆九渊的见解虽然存在差别,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驿馆的价值似乎不太大,不过也很正常,但是驿馆的存在确实很必然。

“那就想出一个不需要驿馆的方法,这样一来驿馆不就不需要了吗?”

“什么方法?好像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驿馆不必存在。”

闻言木寒雪有些错愕,什么方法能够让驿馆不必要存在,似乎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做到,但是陆九渊不可能这么平白无故的说,肯定是有方法的,否则说出来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木姑娘不觉得九州混乱已久,也时候成为一体的时候了。”

虽然陆九渊没有正面说,但是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九州一体不就是统一整个九州吗,这样驿馆也就确实不会出现,但是统一九州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九州王朝不说上三州,光是雍州就有青宇皇朝,北部的蛮人族,南方的夏皇朝,还有东边的一部分被风宇帝国占据,就连整个雍州都难以统一,何必说整个九州呢。

同时木寒雪也知道了陆九渊的野心实在太大了,她听过夏皇朝的夏风的野心也是如此,但是被陆九渊短短一句话就扑灭了,而她也没有见过陆九渊在口头上说出陆九渊的野心,就算是说了也是在她的面前说过。

陆九渊能不能统一九州她是不知道,但是陆九渊每次行动似乎都是围绕九州统一而为的,包括她所知的李儒和贾诩等人,陆九渊的野心与夏风野心相同,但实际上两人又不同,陆九渊的野心则是建立在实际行动上的。

就这样陆九渊进入了夏皇朝使者驿馆,木寒雪推着轮椅,冯异则是跟在最后面保护陆九渊和木寒雪两人,在陆九渊进入驿馆后,玉王将他的状态调整过来后也同样进入了驿馆。

只是似乎三人的目的有些不同,宇王是来看一下的,也就到处走走,而玉王是认真查案,所以他就去被刺杀那人的房间,而陆九渊则是和宇王差不多,但是也不会到处走,最多看看驿馆而已。

而另外还在行驶着的马车则是陆九渊的马车,马车由冯异赶,坐在马车里面的陆九渊知道他不过是走过场,至于查不查就得看他的心情,而且就算是查也不过是锦衣卫在查,他哪有那功夫查案。

玉王和宇王似乎也是刚来,两人看到慢慢驶来的马车也知道是陆九渊的马车,毕竟能来夏皇朝使者驿馆的也只是他们和陆九渊共三人,其他人可不想因为使者刺杀案引火上身。

青宇城夏皇朝使者驿馆之外停着两辆马车,远处还有一辆马车向驿馆驶来。

“三弟说得也是,本王和三弟一样不适合查案。”

说到夏梦之宇王还是有些胆寒的,虽然外界不知道夏皇朝的二公主也在使团驿馆中,但是他第一次来调查使团刺杀案的时候就见到了夏梦之,夏梦之的容貌虽好,但也耐不住夏梦之那种性格。

停着的两辆马车正是玉王和宇王二人的马车,他们多次没有查到任何线索,所以他们今天又来查看一下。

提醒陆九渊也是因为上次陆九渊做了一件令宇王他自己都高兴的事情,而且他跟陆九渊也没有多大的仇怨,何不拉拢陆九渊,到时候东宫之位或者皇位争夺的时候也有足够的势力。

只是宇王不知道的是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得罪了玉王,玉王原本满心欢喜的想要将夏梦之得到手,可是外界的这些传闻即便他得到了夏梦之对外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印象,但是玉王还是必须得到夏梦之。

所以此时的玉王脸色十分阴沉,他不希望有人在他面前提到此事,在他来的路上就有人因为在他面前提到夏梦之这些消息被他给杀了。

这次没有盖聂这个大宗师在,陆九渊上下马车倒是增加了一些麻烦,不过好歹冯异的是一位一流人杰,所以这样的麻烦很容易解决。

“三弟,你可是稀客,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宇王闻言同样在也是如此,他也不适合查案,典型的有志无勇,至于外面关于陆九渊的传闻他倒是听说了,只是没有想到陆九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看样子陆九渊一点也不在意外界的这些传闻,或许也应该是如此,陆九渊在他游历的七年中只有陆郦鸢出生的时候现过身,其他时候就从来出现过,即便外界有再不好的传闻也是如此。

“对了,皇兄有没有听到一些关于夏皇朝使者夏风以及夏皇朝二公主夏梦之的传闻?本王在一路上听到这消息传得有些很厉害啊。”

“三弟,那本王先进去了,本王还得查一查这刺杀案,听说查出此案会有丰富的奖励。”

“嗯,皇兄请!”

阅读本小说最新章节 请关注石+头。小.说|网 w*w*w。10*t*ou。c*o*m

阅读提示:检测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退出"畅读”或"阅读模式"即可正常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