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人物

霍宣云拿了衣服和证件就出了门,让她待在这城卫府里她可待不住。

天涯酒吧,三楼办公室。

孙乘坐在沙发上喝酒,白狐躺在他的怀里,他的手不安分的游走,

“不要再想那天的事了,有些人我们得罪不起,就算是我上头那位,见到他也要屈膝下跪!”

“我知道,我只是好奇他的身份。”

“这你也不要想,你知道他身份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白狐心一颤,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她不敢再问,如今她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想要有出路,只能依附在男人怀里。

深刻的道理她明白,好看的东西终究沦为玩物,不论是花草树木,还是飞禽走兽,亦或是人。

孙乘把酒喝完,起身准备离开,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他看到来电提示时,瞳孔微缩,

“喂?”

“我在楼下,下来接我!”

“是!”

孙乘表情变幻,急忙对白狐说,“有个大人物要来,你准备一下。”

说完,他就急匆匆的跑下了楼。

楼下,霍宣云站在台阶上等着。两个混混从一边走过来,他们看见霍宣云,不由得眼前一亮,是个美女啊!

他们走到霍宣云身边,一个混混笑着说道:“美女,一个人啊?”

霍宣云皱皱眉头,“滚!”

“哟,脾气还挺大!”一个混混说道:“这酒吧还没营业,晚上再来啊,我们先去别的地方玩呗。”

“就是,哥哥可会玩了,包你满意!”

说着,他伸手去摸霍宣云的脸。

咔…

他的手还没摸到,霍宣云就出手了,她的动作敏姐,招式犀利,出手便是杀招,直接将这混混的手弄折。

另外一个人见到这情况,二话不说就向霍宣云出手。

砰砰…

一拳一脚,这人直接倒在地上,脸着地。

孙乘刚好从里面出来,见到这一幕,脸色巨变,他怒道:“把这两个人给我处理了,妈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是!”

后面的人迅速冲出来,把这两个人抬走。

“不要,饶命!饶命!”

“少废物,自己不要命怪不得别人。”

孙乘来到霍宣云面前,赔笑着说道:“您里面请!”

“孙乘,许久不见,变得威风了啊!”

霍宣云阴阳怪气的说道。

“您说笑了。”

他带着霍宣云往里走,直接上到三楼办公室。

白狐见到进来的是个女人,孙乘还对她小心翼翼时,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个女人是谁?为何…

霍宣云看了白狐一眼,随即坐到沙发上,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这女人是孙乘的情人。

“孙乘,我过来不是找你叙旧,我有事找你帮忙。”

“您说。”

孙乘站在一边,老老实实的听着。

“我要南山市的势力分布,黑道白道,所有都要。”霍宣云说道。

“您这是…”

“我现在是XC区城卫队长,既然来到这里,我就要做出一番事业,不管黑道白道,我在这里都得给我老实趴着。”

“原来是这样。您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

霍宣云问什么,孙乘就回答什么,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南山市的势力分布霍宣云已经搞清楚了。

“嗯,不错。”霍宣身准备离开,突然又问道:“最近南山市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大事?没有!”孙乘摇头,他不知道霍宣云说的大事是什么,但他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出来。

“真没有?”

“真没有。”

见孙乘一脸肯定,霍宣云也没有追问,她相信孙乘不会骗她,也不敢骗她,可她哪里知道,孙乘就是骗了她。

若是以往,孙乘绝对不敢这么做,可是现在左右衡量,霍宣云份量就不够了。

等到霍宣云离开,白狐这才问出心中疑惑。

“这位大人物是从哪里来的?”白狐不傻,霍宣云的身份肯定不是一个城卫队长这么简单。

“京城子弟,出来历练,让你的人都收敛起来,出了事别说是你,我也没有办法。”

“我知道。这人与那位比…”

“只够提鞋。”

白狐愈发心惊,知道的越多,对夏明的身份越是恐惧,京城子弟竟然只够提鞋。

“也不知道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那位,怕是要变天了。”

孙乘摇摇头,转身走出办公室。

来这里为了什么?

霍宣云自己也不知道,她还在查这事儿。

现在江渔他们吃饭方便,隔壁就是餐馆,想吃什么说一声就行了,包送上门。

今天的菜是鸡杂,然后一人一碗汤。

夏明和江渔吃得很香,只有孟宁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夏明不说话他不动筷子。

“快吃啊,坐着干嘛?”江渔问。

对孟宁她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有些时候很冲动,但绝对听话,叫他往东绝不敢往西。

“他家里管得严,重规矩。”夏明说道:“快吃,不用看我们。”

“哦!”

夏明说话了,他便拿起筷子夹菜吃。

“你们规矩还挺多。”江渔说道。

“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不过我没有学会,我是孤儿,没人管。”夏明说道。

“所以你做事不喜欢动脑子,只喜欢动手,一点道理不讲,以后我管你!”江渔说。

“好!”

夏明从没被人管教过,在军营里,或者在外面,没有人会管他,也没人敢管他。

只有江渔。

现在只有江渔能管他,他也乐在其中。

“江家那边怎么样了?”江渔随口问道。

她虽然退出江家了,表面上对江家也不关心,实际上经常有意无意从夏明那里打听消息。

夏明很想笑,他也不知道江渔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家里又没有外人,后来他想了想,觉得江渔是想在他面前树立威信。

“挺好,有条不紊的。不过要想恢复以前的地位,没有可能,除非有人学会全部八针。”夏明说道。

“他们学会八针,我已经成国医了。他们欠我的,我要全部拿回来!”江渔说道。

江渔心地善良,但也很记仇,江家怎么对她的,她记一辈子!

阅读本小说最新章节 请关注石.头+小。说。网 w w+w。10t+ou。c+o+m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